The Legend ◎王盛鐸 律師 列印
 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許良宇是台大畢業的高材生,但其實他是從中興法商(台北大學)轉學就讀台大的,所以我很榮幸能跟這個「怪咖」當過為期一年的同學。這裡的「怪咖」完全沒有貶低的意思,反而是一種對於「強者我同學」的崇敬。如今回憶起來,如果以NBA、MLB來比喻的話,他可以說是中興法商的Legend,沒錯,就是傳奇球員,他從大一開始就在中興法商法律系這個小圈圈裡締造許多傳說…。

【傳說中跳級的高材生】

  記憶的場景回到86年9月合江街男一舍501室,我拿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打開了501室的房門,看到一個留著一點鬍渣,略帶滄桑感的學長站在寢室最靠窗的床位下,我戒慎恐懼的打了招呼後,才發現原來這位學長其實是「同學」,當時的我當然想不到這個梗在20年後還可以拿來玩。一聊之下,才知道這位外表「老起來放」的同學居然是沒唸高三就直接跳級考上大學的「小屁孩」,算起來還比我小兩歲哩。

【傳說中系圖裡唯一的大一生】

  開學之後,即便是同寢一室,我早上醒來時他已經不在了寢室了,晚上也經常是我已經睡覺後,他才回到寢室。除了在課堂上看到他以外,他幾乎不參加班上所有的玩樂活動,不管是夜遊、夜唱還是聯誼。後來才知道,他大清早起床運動後就去系圖唸書,直到深夜才回到宿舍。

【傳說中學期總平均破九十的男人】

  他上課總是非常認真,永遠是坐在第一排專心的邊聆聽邊作筆記,似乎不管是上課精彩有趣的民總、還是聽不懂在講德文還是中文的憲法,他都能夠在課堂上聚精會神。至少課堂上永遠只看過他背影的我,未曾見過他點頭如搗蒜。印象中他的筆記也很特別,我們當時一般作筆記都是用橫式活頁筆記本,他用的卻是直式。幾乎所有的課他都有自己作筆記,所以我們班上輪流作的大科共筆他也從未參加過。上課認真聽講作筆記,下課就在系圖唸書複習,或許因為這樣努力的關係,他締造了學期總平均破九十分的傳說,而且是每一科都九十分以上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連考試題目我根本看不懂的憲法,他也史無前例的拿下九十九分的高分。

【傳說中敢在考卷上寫不同見解的男人】

  他的成績真的好到我連車尾燈都看不到,只能承認自己是凡夫俗子。基本上每一科的期末考他都是以破九十分的成績穩居第一,就算我自認再怎麼拿手的科目,能接近九十分就感恩教授讚嘆教授了,想考贏他…除非他反骨的寫了不同見解。大一下學期憲法期末考,一樣是看不懂的題目,我只能不知所云的在答案上不停套用教授愛用的「人性尊嚴」關鍵字,運氣不錯的拿了八十幾分,後來聽說成績不曾見過八字頭以下的他,居然只拿六十分,勉強及格,大家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。後來傳說,原來他的作答內容寫了與教授完全不同的見解,因為這樣,我總算有一科成績贏過他…。

【傳說中連大四學長都求教刑總的男人】

  他在準備台大轉學考的時候,待在系圖的時間更長了,可能因為長時間待在以大三、大四學長姐居多的系圖,會跟學長姐在課業上有所交流,當時傳說大四要考研究所的學長還向大一的他請教刑總的問題。

【傳說中法商第一個平轉台大的男人】

  據說大多數由中興法商法律系一年級轉學到台大續讀法律系的學生,都要重修台大大一的學分,也就是所謂的「降轉」。而強者我同學卻締造了中興法商首位「平轉」的傳說,轉到台大後直接修大二的課。當時還在每天打混,夜夜笙歌,考前一週才唸書的我,聽到這種事已經覺得很不簡單了,想不到傳說他到了台大還不停的拿書卷獎。

【傳說的尾聲】

  他轉到台大以後,我們就失去了交集,幾乎斷了聯繫,但沒想到畢業後開始律師執業生涯,居然會在台南與他重新產生交集。作為律師,他依然如此優秀,我依然看不到他的車尾燈,而他在律師執業生涯還是不停的締造傳說。只是我怎麼也想不到,他的傳說會因為在京都的交通事故,戛然而止,留下無限的嘆息。


Copyright © 2017 台南律師公會 All rights reserved